借力窥端倪——信息技术在审计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6-11-16 浏览次数:

    2016年8月K区审计局实施某镇镇长经济责任审计项目过程中,对由该镇负责实施的土地开发整理项目地面附着物补偿事项进行了延伸审计,在核查该镇某村地面附着物发放情况时发现异常,通过采用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核对网上地图数据、比对江苏省农民一折通系统资料,核查出该镇以虚报手段骗取财政资金50多万元的事实。

心生疑窦

  2016年8月审计组开始实施某镇镇长经济责任审计项目,在审计过程中发现镇财政所2016年2月将由该镇负责发放的土地开发整理项目地面附着物补偿款63万元拨付给了X村村委会,并未直接打卡发放给农户,审计组为此对此事项进行了延伸,调阅了X村凭证中所附的发放清单及其他有关支付凭证,X村提供的资料显示,63万的赔偿款分别支付A农户水稻补偿款22万元,B农户蔬菜补偿款6万元,多人迁坟补偿款26万元,树木等其他补偿款9万元。A农户的补偿款22万元通过银行支票支付给C农机合作社,其余款项通过现金发放,发放单上多处出现领款人笔迹疑似一致的情况。

 

  根据上述情况审计组产生了以下疑问:1、X村的土地整理面积3000多亩,为什么只有A的400亩水稻和B的蔬菜领取了农作物补偿,而其他人却没有?有悖常理;2、领取迁坟补助的人员多数一人领取7-9座坟墓的迁坟补助,大面积出现一个人领取多代祖坟迁坟补助的现象正常吗?3、A农户和C农机合作社是什么关系?为什么A农户的补偿款要支付给C农机合作社呢?4、领款人的字迹为何多处出现疑似一人签字的现象呢?

外围调查

  带着这些疑问,审计组首先运用GoogleEarth地图软件查找实施项目区的历史地貌,分析地面附着物情况,发现地面附着物并不多,特别是坟头几乎没有,与已补偿的坟头数量相差巨大。然后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了C农机合作社的工商登记信息,发现C农机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A,而A恰好是X村会计站长,该农民专业合作社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最后查询了江苏省农民一折通系统,导出了该村农户目录,通过与补偿款发放单的比对发现,补偿款发放单的大部分农户并没有出现在一折通系统导出的农户目录中,其中一张涉及20人、发放金额为12万元的迁坟补偿款发放单甚至无一人出现在一折通系统导出的农户目录中。通过上述调查分析,审计组更加坚定了该项目附着物补偿存在问题的判断。

首战告捷

  有了上述资料,审计组找来了X村的会计站长A,审计人员先从该会计站长个人领取的22万元补偿款问起,谈话一开始该会计站长神情就有点紧张,承认自己是C农机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钱是打到C农机合作社的账户了,但这是支付给合作社承包土地上农作物的补偿,并向审计组出示了与村里签订的承包合同。“既然有合同,那就请您指出合作社承包的地块”,审计人员打开了GoogleEarth地图软件,看到地图数据,A更加紧张了,胡乱的指出了一处地块,“这处地块怎么分那么多小地块,与一般承包后大规模耕作不同,你是真的是承包这块地吗?合作社在上面种植了什么?为什么其他人没有水稻补偿,单独你们有?你能经得起我们实地调查吗?”面对审计人员的追问,A抵挡不住,只好承认这22万元补偿是虚列的支出。“那这块地上的水稻补偿是假的,那单独支付给B的蔬菜补偿呢?”“也是虚列的”。

再下一城

  “农作物补偿是假的,坟头补偿情况是什么情况?”,审计人员乘胜追击,“那是真的”,A站长的语气更加紧张,“前几年,民政部门不是已经开展过平坟还田活动,怎么地里还有那么多坟头?”“有些村民当时只是平了,但并没有迁走,这次他们要迁出,所以这次才给的补偿”,“我们查询了江苏省农民一折通系统,发现你们领取迁坟补偿的农户,大多没有出现在一折通系统导出的农户目录中,这张涉及20人、发放金额为12万元的迁坟补偿款发放单甚至无一人出现在一折通系统导出的农户目录中,您作何解释?是否还要我们继续入户核实”,看到审计人员递过来的资料,A终于承认迁坟补偿也有部分虚假,那张12万元的迁坟补偿发放单领取人更无一人是真实的。

真相大白

  “虚假列支的款项到哪去了?”面对审计人员的询问,A站长不得不道出了事实真相。原来该村经济状况一般,集体经济收入较少,该项目一开始该村就虚报了地面附着物数量,想以此来骗取财政资金用于村集体公用支出。X村在收到镇财政拨款后,将虚列的地面农作物补偿28万元,迁坟补偿23万元,两者合计51万元,分别以转账支票或现金的方式套取出现金,然后又以虚收C农机合作社土地承包租金的方式收回入账,以供将来村里使用,至此,真相大白。事后,审计组及时将该村骗取的补偿款51万元追缴入库。